員工天地
當前位置:首頁 > 品牌文化 > 員工天地
走進廊坊
2016-11-25 作者: 瀏覽量:3237次 打印該頁

 

    剛開始決定要到廊坊出差的時候,家人和朋友總在為我擔心,一個生在南方長在南方的人去到北國是否能夠頂得住那里的天氣、飲食還有生活習慣等。其實我自己對這卻是一點都不擔心的,因為北京我已去過了兩次,而且是在北風呼嘯的十二月,我尚且能堅持得住,何況是在春暖花開的季節出差廊坊。

    到廊坊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我對困難的估計不夠。一片果樹林,一個類似于七十年代的小村莊,一座尚未完工的廠房,稀散的工人來回走動帶起的塵土在風中迅速的飛舞。此時給我的印象是回到了冷兵器時代的沙場,喧鬧中夾雜著塵土飛揚?!氨瘔选蔽蚁胗眠@個詞來形容是再貼切不過了。

    “吃”,是在這里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,這里的飲食是比較有特點的,不麻、不辣就是把醬油當鹽用,每一個菜上來都是黑乎乎的,讓本來饑餓的你肚子一下就飽了七分。不過飯量較大的我適應的比較快,第二天就吃下三大碗米飯(北方的碗和深圳的可不大一樣),后來自己定下一原則:每天只在飯店里吃一頓,以免吃太多了出現審美疲勞。

    “住”,出差前,郭總他們來實地考察過,前期住的是向當地村民們租來的一座四合院,其條件之差就不說了。我們到達的時候已經有新樓房住了,全新剛裝修好的,可一進去你會以為又回到了工地了,裝修掉落的灰滿地都是,用剩的水泥塊等雜物還是一堆堆的(這還是我們來之前同事已經打掃過的現場了),后來我才知道這是樓上鄰居裝修送下來的,他們裝修垃圾不是用袋裝走的,而是直接用鏟子往下鏟,所以窗沒有關就肯定飛進來了,更有意思的是這裝修不分晝夜,為了能盡快把房子整理好租出去,他們更是加班加點地搞裝修,吃了晚飯后大家就開始裝修。幾點停的我不知道,因為睡著了,反正明天早上六點鐘,他們一定準時給你moning call。讓你更難受的是,當你被moning call叫醒之后還帶著朦朧的睡眼準備刷牙、洗臉的時候你會發現怎么水龍頭不出水了,怎么燈打不開了,這些天來已經不止一次地用桶裝礦泉水洗刷了,奢侈??!浪費??!更多的是無奈!

    其實困難都是客觀存在的,適應了也就好,我就和同事們說:“我們是天天住最新的房子,吃最好的飯店”(前提是在麻營村里)。

    其實在北方也有很多新奇的、有意思的事,最突出的就是天氣。

    “風”,說南方的風是刺骨的,是從點的突破,那北方的風是呼呼的,是從面的突破。加上這幾天楊絮開始飄落,當你看到在呼呼的風里夾著飄舞的白楊絮,你會以為那是漫天的飛雪?!岸ゴ簛矶栽?,雪融冰解雪復還”。想象一下,在空礦的果林里,飄飄灑灑的楊絮隨著呼呼的風漫天飛舞,飄落在空曠的廠房,你是否真有置身于北國的雪地里的感覺?

    “雨”,我是幸運的,聽先來的同事介紹,北方是很少下雨的,而我到廊坊的這段日子里卻遇到了三場雨,而且有一場是大雨。坐在臨時辦公室的鐵皮屋里,聽著外面大雨落在鐵皮上發出的叭拉叭拉響聲,你會更以為這是一場及時的暴雨,看著不斷掉落在地上的雨滴,思念之情油然而生,出差二十多天了,祝愿我的同事和親戚朋友們都好!

    最后我僅以小詩一首表達對公司同事及親人的思念。

寒風呼呼幾時休,且把銀瓶溫燒酒。

春雨紛紛貴似油,暫把思念寄水流。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特發物業公司廊房分公司 郭基長)

亚洲VA中文字幕无码